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蹂躏老师的屁眼
蹂躏老师的屁眼
刘博急匆匆地跑回家。冲进厨房,「竹姐,我回来了。」便搂住老师,贴在她柔软的后背上,手掏进了衣服。
--
  老师不用带胸罩了,他握住那对儿乳房起劲地揉搓。
-
-  「看你,急什么?等吃了饭再闹。」费佳佳继续忙碌着。刘博急切地把老师的衣服倒卷上去露出乳房来,用力地抓揉,然后把费佳佳的裤子脱到了腿弯处,手插进老师的腿间。
-
-  「坏小弟,姐姐这样怎么干活呀?」费佳佳觉得好笑又甜蜜。-

-  「干脆,姐姐把衣服脱光了得了。」刘博不由分说扯掉了老师的衣服。
-  「哎呀,这成什么样子吗?还吃不吃饭了?」费佳佳的身上只剩鞋袜了。-
  刘博围着老师赤条条的身子,上一把,下一把地摸着。摸到老师的腿间已经湿滑,便掏出阴茎,从后面要顶入。-

-  「等一会儿嘛,再这样姐姐该不喜欢你了啊。」嘴里这样说着,还是弯下腰,屁股迎了上去。
--
  阴茎在阴道里的抽送发出『唧唧』的声响。「小弟,坏小弟。哪有这样对待姐姐的?姐姐还是你的老师呢,你一点也不尊重人家。哎哟,好舒服。」费佳佳手扶着水池,屁股被刘博的身体撞击的劈啪作响。-

-  整个吃饭过程,刘博不让费佳佳穿衣服。欣赏着她一丝不挂的样子,直看得费佳佳满脸通红象个小姑娘。
--
  师生就这样过了近一个月,开始时的那种疯狂渐渐的淡了下来。老师还是很满意,变得越发温柔。学生好象已不能完全从中达到满足了,刘博被费佳佳惯得对她开始粗暴了。费佳佳却觉得他是个好玩的暴躁的孩子,小心翼翼地哄着他。-
  这天,费佳佳一回到家就尊令脱得光光的,手扶着水池在厨房里撅着屁股让刘博在后面干可足足干了半个多小时,刘博还不能射出来。-
-
  「好了啦,等姐姐做完了饭再接着来好吗?」-
-
  刘博阴茎涨得难受却总是放不出来,他的无明火上来了。「妈的屄,你哼哼唧唧地高兴了,却对我不耐烦?!」一巴掌抽在费佳佳的屁股上。-

-  费佳佳从来没有想到小绵羊似的刘博会有这么大的火气,见他还要打,不知所措地跑回屋里。
-
-  刘博怒气冲天,拖着腿肚子上的裤子跌跌撞撞的追打。看着老师扭动着的白屁股上红红的巴掌印,和那在胸前颤巍巍的抖动的乳房,心里更是那样的一股劲。
-  终于他抓住了费佳佳,把她按倒在地毯上,骑上去,轮圆了在那肥白的屁股上抽打起来。
--
  其实费佳佳若是挣扎,刘博是无法制服她的。但看见刘博的脸都气得发白了,心想『给他打几下屁股算了。』就老老实实地被他按倒了。屁股被噼里啪啦的打得火辣辣的疼,费佳佳想把刘博从背上掀下来。不曾想,屁股被打了一阵之后,在疼痛之中竟有一丝从未有过的那样一种舒服的感觉。渐渐的那种奇特的快感不断强烈,费佳佳不由得把屁股迎向刘博朝自己的屁股痛击的巴掌。-
-
  见老师的屁股被打得通红,刘博把她的屁股拎起来撅好,阴茎猛地插进阴道。
-  一面抽送,一面仍左右开弓抽打着红肿的屁股,屁股上的肉颤悠悠的,直到打得自己的手都有些疼了,他终于射精了。
--
  两人无力地趴在地毯上喘息。-

-  「竹姐,对不起。我不该生气。」刘博抚摩着老师粉红的屁股,有些心疼。
-  「没关系,」费佳佳坐起,眼睛亮晶晶的,「小弟,打姐的屁股挺舒服的,真的!开始时有点疼,后来真的好舒服,是那样一股劲,说不上来。」她抱着刘博使劲的亲,「坏小弟,真会玩。发明了打姐姐的屁股,嘻。下次你要是愿意,还可以打姐姐的屁股,姐姐让你使劲打。」-
-
  俩人心灵深出深埋着的火种被激发出来。费佳佳从来不知自己有这样一种强烈的受虐欲望。而刘博一半是孩子心理觉得新鲜好玩,一半也是原本深藏不露的野性在费佳佳的鼓励纵容下急剧膨胀。俩人相得益彰,愈演愈烈。费佳佳受虐狂热,刘博的怪招层出不穷。
--
  爆发是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不知为何刘博又怒了。-
-
  「好小弟,千万别生气。都是姐不好,来,使劲的打姐姐出出气。」费佳佳忙脱下裤子,趴在地毯上。-

-  刘博清脆地抽打费佳佳的肥白的屁股。打得屁股上的肉一通乱颤。费佳佳突然想起了什么。「等一下小弟。你的手会疼的。拿这个吧,使劲的抽姐姐。」她递过一条精致的皮鞭来。-

-  屁股被抽出一条条的血痕,赤条条的肉体在地毯是滚动。待屁股、大腿和脊背上满是鞭痕后。费佳佳跪了起来,她的脸涨得通红,兴奋得全身发抖,「小弟,姐姐是你的奴隶,就是来被你惩罚的,你狠狠的折磨姐姐吧,怎么弄都行。拿鞭子抽姐姐的奶吧。」说着撕扯掉全身的衣服。-
-
  刘博觉得鞭子可能太重,便用手抽打费佳佳的乳房。乳房被打得大幅度地在胸前甩动。
--
  费佳佳低头看着被刘博抽打得乱颤的乳房,开始有些发狂,「啊,打我,掐我,拧我。啊。来打姐姐的屄。」她站立起来,大大的叉开腿,肚皮向前挺起,「打屄。打姐姐的屄。」她捏住下腹部的肉用力拉起,阴户拉倒了肚皮上。
-  刘博的手往上一轮,『啪』地清脆地击打在她的阴户上。接着刘博在费佳佳的身上到处打、拧、掐。
--
  刘博拿来两个衣服夹子,分别夹在费佳佳的两个奶头上,示意费佳佳把阴户再次扯起来。阴户此时已是亮晶晶布满粘滑的淫水了。刘博用手指轻轻但急速地刮蹭着费佳佳突起的阴蒂,然后突然地在阴户上打上一巴掌。再开始刺激阴蒂,不时地捏着夹住奶头的夹子拨拉几下,又猛地再阴户上抽一掌。-

-  费佳佳毫无顾忌地大声哼叫着,突然,她的阴户开始涌出大量的淫水,身体颤栗着进入了高潮。不一会儿,她的小便失禁,竟然当着刘博站着尿了出来。-
  看着这一切,刘博扑上去,搂住费佳佳,俩人站立着阴茎滑入阴道,随即马上射精了。-

-  此后,姐弟俩之间没有了任何忌讳,配合更加默契了。费佳佳的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但她的心里却很满足。因为除了刘博,其他任何人也不能带给她这样的快感。不论多冷的天,只要刘博一示意,她马上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用力抖动双肩,使乳房摇动起来取悦刘博。除了想打她时,刘博根本不用动,费佳佳跪在他面前伺候他的一切需要。-

-  这天,费佳佳赤条条的跪在刘博面前,吮的他的阴茎硬挺起来后,握住阴茎敲打自己的脸颊,又伸出舌头来,用阴茎敲打。然后把阴茎含到喉咙深处,头向后仰起再向前一送,阴茎插入了喉咙里。
-
-  刘博觉得这样好玩,便一次次地把阴茎捅进姐姐的喉咙。
-
-  开始,费佳佳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之后便习惯了。她搬起刘博的双腿,开始在他肛门附近舔,刺激得刘博非常高兴。
--
  刘博让她掉过身来,手指插进她的肛门。由于自小练体操的缘故,费佳佳的肌肉异常发达,刘博的手指刚刚插进她的肛门由于肌肉的痉挛就好象有一股吸力把手指吸了进去。手指进进出出的在姐姐的肛门插了好久,他试图插入两根指头。-
  费佳佳的肌肉实在发达,直搞得阴户上满是淫水才把两指同时插入了肛门。-
  费佳佳也来了劲,「小弟,操姐姐的屁眼试试。」-

-  还是由于肌肉发达的缘故,虽然费佳佳十分愿意刘博把阴茎插入自己的肛门,可刘博费了半天劲还是没有插进,急得他又开始打费佳佳的屁股。
-
-  费佳佳也很着急,她眼泪汪汪的,「小弟,姐姐是想让你来操姐姐的屁眼的,怎么办啊?」她用力扒开自己的屁股,尽量放松下体,但肛门一遇异物往里插便本能地缩紧,刘博的阴茎还是没能插进姐姐的肛门。-

-  「这样吧小弟,」费佳佳想办法,「你拿一个粗一些的东西来捅姐姐的屁眼,可能会把屁眼捅得松一些。」-

-  刘博从厨房拿来一个长茄子和一个葫芦,费佳佳见了害怕,「哟,这么粗,会不会……?」为了使刘博满意,她还是仔细地在茄子和葫芦上涂满了润滑膏,然后扒开了自己的屁股。「小弟,慢慢的轻一点捅啊。」-
-
  茄子细一些,最粗处差不多比可乐瓶细一点儿。葫芦的大头则基本上比可乐瓶还粗一些。心急难耐的刘博,拿起茄子狠命地向姐姐的肛门捅去。-
-
  「哎哟,疼死了。」在费佳佳的尖叫声中,茄子一下子插进了她的肛门。刘博继续用力,茄子完全的进入了姐姐的肛门。他高兴地拔出来,再一次猛地插入姐姐的肛门。渐渐的,插入没有起初那样费力了。刘博又拿起了葫芦,旋转着朝姐姐的肛门里顶。费佳佳的身体扭动着,渐渐的软了下来,直到完全趴在了地上。
-  她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屁股,抵御那撕裂般的疼痛。可是由于屁股上已沾满润滑膏,葫芦还是突破夹紧的股沟,抵住了肛门。
--
  「啊……!」费佳佳一声惨叫,那巨大的葫芦竟然被刘博捅进了她的肛门。
-  肛门口只剩下了葫芦的小头,由于剧烈的涨疼,费佳佳的屁股不住地哆嗦。
-  刘博用力向外拉着葫芦,拉出到葫芦最粗的部分时停止。-

-  费佳佳的肛门被粗大的葫芦撑得皱折完全展平了,她「哎哟,哎哟。」不住的叫疼。幸亏她自小的体操训练,肛门周围的肌肉异常发达,否则她的肛门可能会被撑裂。-
-
  葫芦由于肛门的收缩,自己缩回肛门里。刘博再次把葫芦从姐姐的肛门里拔出一些,使最粗的部分撑开肛门口。
-
-  费佳佳终于学会了控制肛门的收缩,葫芦再插入时刘博没有起初那么费力了。-
  「我看看,」费佳佳接过刘博刚从她肛门里拔出的葫芦,「哇,这么粗啊。-
  捅死姐姐了。真没想到屁眼还能塞进这么粗的东西!小弟,现在你可以痛痛快快地操姐姐的屁眼了。来吧!「费佳佳上身趴在沙发上重新扒开自己的屁股。
-  刘博的阴茎顺利地插入了姐姐的肛门。费佳佳控制着下身的肌肉,使自己的肛门紧紧的箍住刘博的阴茎。刘博在这个比阴户紧得多的洞口开心地抽插,还不时地把阴茎插进阴道,他终于『嗷嗷』叫着射精了。-
-
  姐弟俩的花样越来越多。这天中午,刘博要赶作业,没工夫搭理姐姐。费佳佳死活把刘博的裤子脱到大腿上,「小弟,你做你的作业,姐姐让你舒舒服服的。」
-  随后她钻到桌子底下,舔刘博的肛门。刘博只得欠身半蹲着写作业。-

-  「你他妈的干什么?」刘博觉得屁股底下一凉。原来费佳佳把刘博的股间涂上了蜂蜜,然后起劲地舔吮。
-
-  「烦死了!」刘博叫喊着。-
-
  「干脆这样好了。你干脆坐在姐姐的脸上吧。」费佳佳又来了癫狂劲。-
  「坐就坐。」刘博于是便坐上了费佳佳的脸。
-
-  费佳佳用舌头用力朝刘博的肛门里顶,居然被她顶进来一节舌头。她托起刘博的屁股喘了几口气,然后把刘博的肛门压在自己的鼻子上,张口含住了刘博的阴囊。-
-
  刘博被闹得心慌意乱,朝费佳佳的屁股连踢了几脚,「滚蛋,现在不想理你。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
-  「那你晚上不走了?」费佳佳高兴地揉着自己的胸脯,知道今天又可以被刘博狠狠的折磨一通了。
-
-  费佳佳早早的回到家,刘博一进门就迎上前去,「吃的我已买好了,你现在饿吗?」
-
-  刘博知道费佳佳已急不可耐,姐弟俩脱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费佳佳让刘博趴着,「姐姐先给你吃屁股。」她左臂搂定了刘博的腰,右手抚摩着阴茎和阴囊,脸伏在屁股上舔刘博的整个股沟。
--
  刘博舒服得把屁股向上撅起。费佳佳的舌头朝着肛门里顶,舌头几乎进来了许多。费佳佳突然笑起来,「哈哈,让姐姐也来操一操你的屁眼吧!」说着,她的食指『嗖』地插进了刘博的肛门,旋转了几下后,食、中指并陇插了进来。
-  「哎哟,你他妈的干什么?」刘博想挣扎起来,实际上运动员出身的费佳佳的力气比他大许多,手臂抱住他的腰,刘博根本无法挣脱。另一方面费佳佳也想激怒刘博,这样待一会刘博对她会更加凶狠。
--
  「操操(你的小屁股。操(你的小屁眼。平常都是你操is198姐姐,今天姐姐要好好的操)你了!」费佳佳的指头齐根插进了刘博的肛门,她还转动在手指。然后,她用上身压住刘博,腾出左手,左右手的食中同时捅进刘博的肛门,再向四周拉扯,「看,你的小屁眼也被姐姐给扯开了。」-
-
  刘博发现姐姐原来有这么大的力气,便停止了挣扎。
-
-  费佳佳一手揉弄着刘博的阴茎,一手抚弄着刘博的屁股,「好小弟,你先别动,让姐姐玩你一小会儿,好吗?就一小会儿,然后姐姐让你来玩,怎么玩姐姐都可以,行吗?」
-
-  刘博无奈,只得点头。-

-  「那让姐也打你几下屁股行吗?」费佳佳小心翼翼地问。-
-
  刘博同意了。
--
  费佳佳高兴的掀开被子,抓揉着刘博的小屁股,分开他的腿,拉出他的阴茎舔吮。突然她『啪』地一声清脆地抽了刘博的屁股一掌,「你是怎么打姐姐的屁股来着?」『啪』又是一巴掌。刘博白白的屁股被费佳佳打成了粉红色。-
-
  费佳佳兴奋得直哆嗦,她颤声说,「小弟,你能不能也撅起屁股,让姐姐再弄你一小会儿?」
--
  刘博的屁股老实地撅了起来。「啊,今天轮到我来操(你了。」费佳佳又在刘博的屁股上抽了几掌后,手指插进了刘博的肛门,她把三指一同深深的插进来,然后转动,「操(你,操)死你!操(坏弟弟的屁眼!」另一只手去抚摩刘博的阴茎。-
  费佳佳的手刚刚碰到阴茎,刘博突然射精了。看着刘博被打成粉红色的屁股和他射精的情景,费佳佳抓拧在自己的乳房,瘫软下来。-

-  「该我玩你了吧?!」刘博恶狠狠地揪着费佳佳的乳头。-
-
  费佳佳癫狂了,「玩吧,玩死姐姐吧!」-
-
  刘博的肛门火辣辣地疼,他扔过去两个铁夹子。「自己夹奶头上!」
--
  「是,主人。」-
-
  「现在把屄给我挺起来!」
--
  「是,主人。」费佳佳在自己屁股底下垫了三个枕头,躺到床上,阴部高高地挺起来。
-
-  刘博拔掉了她几根阴毛,见她的阴户上已经粘湿,便把她的淫水涂在她小腹上。『啪啪』作响地打了她阴户几掌。然后四指并陇猛地插入她的阴道。-

-  费佳佳尽量放松下身的肌肉。刘博的手渐渐的整个塞进了阴道,他的指尖夹住费佳佳的子宫颈捏搓。费佳佳的腹部更加上挺,「啊,涨死了,酸死了。」刘博的食指尖找到了费佳佳子宫颈上的小孔,把整只手继续往阴道里塞了塞,食指由那个小孔硬插了进去。-

-  费佳佳的身体内部一阵从未有过的剧烈的酸、涨,使得她的身体开始痉挛。-
  「哎哟,整死我了。一只手都塞进我的屄里面去了。你可真会玩啊。啊……」
-  原来刘博把插进费佳佳子宫内的手指不住晃动,使费佳佳的半个身子感觉酸麻。她的双腿不由的紧紧并上夹住刘博的手,身体剧烈的颤栗,好久才平静下来。-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粗气,「妈呀,姐姐非得被你搞死不可。」说着,她紧搂住刘博死命地亲了半天。-

-  大家稍微的平静了一些,费佳佳娇嗔的抚弄刘博的阴茎,「姐姐好吗?」
-  「还行。」刘博捏着她的奶头。-
-
  「姐姐流氓吗?」-
-
  「够流的。」-
-
  「喂,你怎么想起来把手都掏进人家屄里面去的?还知道抠里面的那个眼,弄得人家难受死了。」-
-
  「怎么,不舒服吗?」-

-  「不是真难受,是那样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管它叫『难受』。哎,你那么使劲的掏姐姐的屄,不怕把姐姐的屄掏大了回头你又嫌屄不紧操起来不舒服?」
-  「没事,你的屄怎么折腾都不会出问题的。」
--
  「坏死了你。」-

-  「别摸了,我都没劲儿了。你说,再找来一个女孩儿一起玩怎么样?」刘博问。-
-
  「怎么,玩够了姐姐了,嫌姐姐了是不是?」-
-
  刘博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有病呀你,吃什么醋!再弄一个妞来玩不是更有意思吗?你说,那个叫兰兰的怎么样?」
-
-  「我没吃醋,不知人家愿不愿意来呢,再说要是传出去怎么办?」费佳佳若有所思。刘博却有了坏主意。-

-  「干吗去?」费佳佳拉着刘博。-

-  「我去撒尿。」
-
-  「多冷呵,还没来暖气呢。」
--
  「那怎么办,冷也得去呀。」-
-
  「来,你尿到姐姐的嘴里,姐姐给你喝了。」
-
-  「真的?」-
-
  「这,有什么,谁让你是我的好弟弟呐。再说书上也是这么描写的。」
-  「那……」刘博还在犹豫,费佳佳已经含住了他的阴茎,拍了拍他的屁股。-
  刘博试着撒出一点,费佳佳『咕噜』咽了进去。刘博的阴茎又硬了起来,他索性把阴茎深深的插进姐姐的喉咙,一股一股地尿进了姐姐的嘴。-

-  「哇,你的尿真多啊。」费佳佳的脸红红的。-

-  刘博有点感动,差点决定取消刚刚拟定的计划,最终决定还是计划不变。-
  刘博要玩强奸的游戏,费佳佳当然配合。刘博一定坚持要把她捆起来。
-  「不用捆,姐姐还能不配合你吗?」费佳佳不解,但拗不过刘博,便脱得光光的让刘博把她的四肢分别捆在床角。-
-
  「你等一下啊。」刘博用枕巾盖住了费佳佳的脸。费佳佳听到屋里『悉悉梭梭』的发出怪声,猜想着刘博要玩什么新花样,待刘博掀开脸上的枕巾时,她完全惊呆了!
--
  床的四周竟然大大小小的围着七、八个男孩子。要命的是自己不仅一丝不挂,而且两条腿还大大的叉开着。
-
-  「小弟,你……」费佳佳的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
  「这有什么?大家没见过光屁股的女人,你就让他们看看,玩一会。」刘博若无其事。-
-
  费佳佳知道这是没有答应给他再找一个女孩的结果,现在自己已经裸呈在这些男孩子面前,不让他们玩弄一会看来是不可能的了。「那你们必须保证绝对不把这事传出去,怎么样?」-
-
  男孩子们见费佳佳这样高兴的凑上来,摸乳房、揪乳头、抠摸阴户地胡搞起来。赤条条的被这么多男孩子同时玩弄,费佳佳又羞又恼,阴户一点也没有遮挡完全的暴露着,被几只手同时拨弄,弄得她十分痒痒。-
-
  「看呐,她的屄什么流水了!」
--
  费佳佳的阴户忍不住渗出了淫水。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阴户发生反映使得她更加感觉羞人,脸更红了。-

-  孩子们为了『先看屄』和『先看屁股』发生了争执。
--
  「别吵了!你们把老师解开,老师让你们看个够。真的,老师真的让你们玩。」
-  她想反正自己的身体对他们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索性在让他们弄一会,不然他们若是把『文老师光着屁股让我们摸』传出去可就麻烦了。-

-  他们解开了绳子。「过来,你们到客厅来,客厅地方大。」费佳佳带头来到了客厅。-
-
  「文老师,你走路时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真好看,你再走一走吧。」一个男孩说。
-
-  『他妈的,口味还挺高。』费佳佳暗骂,但又不能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只得赤条条的在他们面前来回走动。-
-
  「哎,你看老师的屁股真圆,扭得多好看。」「屄毛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呢?」「看,老师的大奶走路时还动呢。」「老师真白呀。」……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
  「好了,再让我们看看你的屄吧。」-

-  费佳佳没办法,到沙发前头枕再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然后分开了双腿。
-  见老师摆出这样一个姿势,孩子们高兴了,有几个揉乳房,更多的再后面摸屁股和阴户。-

-  「看老师的屁眼都露出来了。」钢笔、指头、黄瓜、弹球、卷发器等等一通朝阴道里插。阴唇被使劲扯开好看『屄的里面什么样』。
--
  一个东西试图插进肛门里,费佳佳控制着肌肉不让插进来,她知道如果这个东西插进了肛门,那不知还会有多少玩意要塞进来呢。
-
-  谁知刘博又暴露了天机,「你们使劲打她的屁股,她的屁眼就会张开的。」-
  他还上来做示范。能够亲手打老师光光的屁股当然是件开心的事情,『噼里啪啦』,费佳佳的屁股被一通猛抽,从腰部连同大腿,都被打得红红的有些浮肿。她心烦意乱,「好了,好了。别打了,老师让你们插屁眼还不行?」-
-
  孩子们越玩越野,两条粗大的黄瓜分别插进费佳佳的阴道和肛门,叽叽作响地快速抽拉,她被搞得又是羞辱又觉得性欲萌动。-

-  渐渐的,费佳佳不由被刺激得性起,她的阴户上流出大量的淫水,也顾不得身边是一些小男孩了。「快,使劲的再打老师的屁股,拧老师的奶子。」
--
  「快看,老师的屄自己在动呢。」一个男孩发现。原来当粗大的黄瓜拔出费佳佳的阴道后,由于长时间的激烈刺激,她的阴户止不住地开始有节奏地鼓动起来。一个男孩捏住她的阴唇用力向两边扯开,只见费佳佳的阴户风箱般地把自己粉红色的阴道口向外鼓胀,男孩子们饶有兴趣地围观。-

-  一个大一些的男孩显然有玩女人的经验,他急速地拨弄费佳佳不停地一次一次向外翻鼓的阴户上的阴蒂,刺激得费佳佳使劲哼叫,阴户似被从腹内用什么东西向外顶似的蠕动着向外扩张,阴道口都张开了。由于被一群男孩子围着玩弄,加上有十几只手同时来打屁股,揪拽乳房乳头和拨弄阴户,费佳佳更加觉得刺激,她完全忘情了。她抓住一个男孩的手,往自己阴道里引,「不是手指头,让你把整只手塞进老师的屄里。对了,摸到那个象鼻子似的东西了吗?对,就是那儿。
-  用指头找到上面的小眼,然后捅进去。噢,涨死我了。「她引导着男孩的手指捅入自己的子宫。
--
  随后,费佳佳又拉过另一个男孩,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肛门上,「也往里捅,看你能不能把手都塞进老师的屁眼里去。」
--
  男孩的手渐渐的没入了费佳佳的肛门,她兴奋得嘟囔,「都进来了吗?手都塞进老师的屁眼里来了吗?噢,都进来了!再往里塞!我可是要被你们弄死了,肚子里塞着两只手!」她摸着男孩露在自己肛门口和阴道外的两只手腕子,兴奋得全身哆嗦。
-
-  「哇,老师的屁眼能张开得这么大!伸进去那么多!」一个男孩比量着自己的手臂惊叹。-

-  「挺好玩的,里面热乎乎的。」刚从费佳佳的肛门里拔出手的男孩说,他闻了一下自己的手,「噫,老师的屁眼一点也不臭!」-
-
  男孩子们纷纷试着把手臂捅进费佳佳的肛门。费佳佳的肛门渐渐的张开成一个小黑洞了。她疯癫的坐起身,抚摩在自己被打得通红浮肿的屁股,「把那个穿衣镜抬过来,对,放在老师面前。你们谁还想把手同时插进老师的屄里和屁眼里去?」她倚靠在沙发上,双腿叉开抬起,蹬在沙发上。
--
  一个男孩的两只手同时往费佳佳的阴户和肛门里捅去,结果费佳佳的阴道口包裹住男孩的手腕,而肛门口则箍在了男孩的小臂中央了。在镜子里清楚地看着自己阴道口和肛门口仅露出手腕的情景,费佳佳当着男孩子们的面忘情地进入了高潮。-

-  过了没多久,费佳佳从性高潮状态稍恢复下来:「好了,天不早了。老师已经这样光着屁股给你们玩了那么半天了,千万别给老师说出去,你们回家吧。啊?」
-  男孩子们仍贪婪地盯着费佳佳赤裸的身子,都没有出声。
-
-  「咳,」费佳佳叹了一口长气,「行,让你们每个人都来操老师一下,这样总可以了吧?还是那句话,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行吗?」-
-
  孩子们忙不迭地点头同意。-

-  「还等什么,把小鸡鸡掏出来吧。」-
-
  男孩子们你推我笑的,终于脱掉了裤子。
-
-  费佳佳看着七、八根大小不等的阴茎,「噗」的一声笑了,「你们三个还小呢,操不了。待会儿老师用嘴给你们吃一下鸡鸡,你们几个以前操吗?」
-  结果只有一个男孩子有过经验。小一点的几乎刚刚把阴茎放入老师的嘴里就立刻射精,剩下的几个或插入老师的阴道,或插入老师的肛门,也没有一个能坚持过两分钟就射精了。-

-  就这样这些男孩子们也一直玩弄了费佳佳近三个小时。-

-  男孩子们走后,费佳佳呜呜地哭得象个小女孩,「小弟,你太坏了。怎么能让那么多人来玩姐姐呢。呜呜。」她衣服也不穿,赤条条地撒着娇,「你看,屄和屁眼还有奶子都肿了。还不过来给姐姐揉揉?」
-
-  刘博胡乱揉搓着费佳佳的乳房和屁股,「以前我不是也常把你弄肿吗?有什么啊,我看你刚才被他们玩得挺高兴的。」
--
  「我主要是怕他们给传出去,那样就完蛋了。」-

-  「好,好。我不再叫他们来了行了吧?你得把那个兰兰给我叫来。」-

-  「我只能试试。」费佳佳怕刘博再出什么奇特的花样,答应了他。-

-  也不知费佳佳怎样做的工作,兰兰还是来了。她的确十分的漂亮,不愧是全校公认的第一美人儿。稍显不足的是她略微有些过于纤小,简直象个玻璃娃娃。
-  刘博看到兰兰眼睛都直了,更让他流鼻血的是她竟小脸粉红,羞答答的开始脱衣服。刘博此时简直对费佳佳佩服得五体投地,差点管她叫妈了。
-
-  兰兰小巧玲珑的身体完全赤裸了,颤巍巍的一对儿乳房还仅有小馒头大小,尖挺地翘在胸前,两只乳头嫩红的乳头随着她脱衣服的动作微颤着,平坦的腹下,几乎没有阴毛,半只阴户从身体前方基本就能看见,小屁股虽然小得不足费佳佳的半个屁股大,在她身上却显得丰满匀称,圆圆的恰到好处。
-
-  兰兰脱光后娇羞地捂着脸躺倒在床上。一躺下,她的阴部却高高的隆起来,阴户生长得较为靠上,尽管她双腿紧紧并拢,阴户却仍暴露出来。
--
  「来吧小弟,兰兰她同意,但你可一定得温柔啊。『费佳佳招呼刘博。-
  刘博轻柔地抚摩着兰兰柔嫩微微发抖的身体,抚弄着纤小的乳房,轻轻拨动那嫩红的乳头。兰兰开始有了反映。刘博把她翻过来,揉摸那圆圆的撅起的小屁股,随后把手伸到了腿间。
-
-  兰兰的腿间明显的已经湿滑了,当刘博的手触到她的阴户时,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刘博扒开了兰兰的小屁股,她的肛门颜色浅浅的,屁股被扒开时,可能意识到肛门能被男孩子看见,小屁股不由的发紧,肛门也紧缩进去。刘博注意到,下面的阴户上已经是亮晶晶的了。刘博把兰兰翻过来躺倒,轻轻地分开她那修长的大腿。-
-
  兰兰的阴户还保持着与肤色差不多的洁白,大阴唇丰满肥厚,阴户很短,仅有费佳佳的一半那样大,干净小巧,中间微微的翻出一点肉红色的小阴唇来。刘博的阴茎此时已硬得铁棒一般了。他拨开兰兰的大阴唇阴茎徐徐地向阴道插去。-
  很快刘博发现,兰兰的阴道十分的紧,而且是整个阴道十分细的那种,紧紧的包裹住阴茎,抽插起来特别的舒服。
--
  看着刘博起劲地干兰兰,费佳佳忍不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床,「小弟,你操一操她,再操一操我,比较一下女人间的区别。好吗?」-
-
  刘博把费佳佳的大腿高高搬起,阴茎顶在她的肛门上。
-
-  「看你,就知道折腾姐姐,一上来就操)姐姐的屁眼,人家的屄也想挨操呢。」-
  嘴里这样说着,还是放松下身的肌肉,让刘博把阴茎插进自己的肛门里来。-
  兰兰起身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博的阴茎在费佳佳的肛门里活塞般抽送的情景。
-  刘博把兰兰推倒阴茎拔出费佳佳的肛门马上插入兰兰的阴道。他在两个女人身上高兴地轮番进攻。-
-
  「这样,」费佳佳把兰兰娇小玲珑的身子抱起平置在自己的肚子上,「小弟,两个屄都对你打开了,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is198吧。」
--
  刘博看着这一上一下的两个形状不同的阴户,高兴地摸弄着,轮流插入。-
  兰兰没有了起初的那种羞涩,「刘博哥,我想……」刘博的阴茎正在她的阴道里抽送。-

-  「什么?」刘博问。
--
  兰兰捂着脸,憋了好半天:「我想让你也弄一下我的屁眼。」-

-  可是当刘博真的朝她的肛门插入时,她却疼得哼叫起来。刘博此时已经干得兴奋,根本不理会兰兰的哼叫,阴茎硬是插了进去。
-
-  刘博马上明白了兰兰为什么反映如此剧烈了。原来兰兰肛门口的肌肉要比费佳佳的长许多,他用手指捅进兰兰的肛门一试,果然几乎整根指头都被肛门括约肌包裹着。费佳佳见状也把手指捅入兰兰的肛门试了一下,酸溜溜的说道:「怪不得你操她的屁眼这么起劲,她的小屁眼就是与众不同,我要是男的我也愿意操她。」-

-  刘博被刺激得忍不住射进了兰兰的肛门。